市场价格

“欧月” 它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从2010年起,“欧月”的栽培在园艺爱好者中逐渐兴起。所谓“欧月”,顾名思义是指来自欧洲的月季,泛指近年来从国外进口的一些蔷薇属园艺品种,其中以英国大卫奥斯汀的“英玫”(英国玫瑰,又名EnglishRose,ER)为主,也包括来自法国玫兰国际和戴尔巴德等公司的“法玫”(即法国玫瑰)以及最新流行的来自日本育种家的“日月”(即日本月季)。

“欧月”不是专业上的分类,只是爱好者间比较随意的说法,也不排除商家以进口为名自高身份的意思。因为这些新引进的“欧月”,形态特征的确与传统的杂交茶香月季(又称“国月”)颇为不同,所以很快受到众多爱好者的追捧。

        首先,典型的“欧月”花型浑圆丰满,花瓣层层叠叠、紧密包裹,有点像牡丹或芍药,被形象地爱称为“包菜”或“包子形”。其次,花色柔和典雅,多见复杂混合的色彩,除米白、柔粉、杏黄等渐变色之外,还出现蓝紫、灰褐等新颖的花色。而株型多为枝条柔软修长的半藤本,也不乏大型藤本和小型盆栽株型。此外,“欧月”中多数品种香气浓郁,有茶香、没药香(见小链接)、柑橘香、辛香……香型多种多样。最后,“欧月”植株普遍强健,对白粉病和黑斑病抗性相对良好,耐寒性更是十分出众。

        因为具备上述特点,“欧月”在国内一经问世就受到热烈欢迎,网络上出现众多出售欧月苗木的商家。在很多花卉论坛和贴吧里,“欧月”也是十分热门的话题。从去年开始,上海植物园等大型植物园也都有了“古典玫瑰”和“奥斯汀玫瑰”的专门展区。“欧月”从爱好者间的草根出发,经过5年时间,逐渐得到了专业的认可。

        那么,这种越演越热的“欧月”到底是什么?它们只是一个来自欧洲或国外的蔷薇属观赏花卉群吗?它们与传统的杂交茶香月季和花店中的切花玫瑰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它有着什么样的育种背景,又展示着什么样的园艺趋势?简单地说,“欧月”,它们是谁?它们从哪里来?它们又会到哪里去?

        作为一个热心的园艺爱好者,我从欧月进入中国之前就翘首以待,直到今天它传遍大江南北。抱着对“欧月”的热爱和好奇,我经过了10年多的尝试和反复失败,也翻译过数本国外的玫瑰和月季书籍,今天就借写给《中国花卉盆景》的这篇小文,总结一下我学习中的心得和栽培中的经验,和各位同好共同探讨“欧月”这个充满魅力的品种群。

第一部分  起源、古典玫瑰和现代月季

        说到“欧月”的身世,必须从蔷薇科蔷薇属园艺植物的历史说起。蔷薇属植物几乎都分布在北半球,野生的大约有150多种。它们有着大量的花朵、馥郁迷人的香气,很早就得到人类的喜爱和亲近。利用和栽培蔷薇属的历史可回溯到数千年前,在古埃及的坟墓里发现了残存的蔷薇果和花,中国的仰韶文化陶器上也有被认为是蔷薇属植物的图样。不管在哪种文化中,人们栽培蔷薇属植物的目的最初多半都是因为它的香气和果实。

        在栽培和采集过程中,人们逐渐发现这些植物非常容易自然杂交并出现变异,花色、花型、株型都时常产生新的变化,就开始从中选拔自己认为优异的品种来栽培和繁殖。自然选拔在欧亚大陆的早期文明世界就已展开,而且几千年前人类的价值观与今天并没有太大差别,都是选拔花朵更大、花瓣更多、香气更浓郁的品种。

        西亚人从高卢玫瑰中选拔出香气浓郁的大马士革玫瑰,而中国人从野生玫瑰中选出食用品种,从中国月季中选出重瓣的观赏品种。到了北宋,中国已栽培的蔷薇属植物有蔷薇、荼蘼、金樱子、玫瑰、月季等若干种(图1~5),并有了大量的月季园艺品种。不过,随着文明的发展,人们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地受到文化层面的影响,对花卉的欣赏也开始注重所谓“花品”。因为缺乏一种高尚的精神寓意,无论哪种蔷薇属植物在中国得到的花品评价都不高。特别是月季,品种虽多,但花品始终徘徊在二三流间,是不能与牡丹、梅花、荷花等传统名花相提并论的。

图1  古典-蔷薇

图2  古典-原种中国月季

图3  古典-中国古代-玫瑰

图4  古典-中国古代-刺玫

图5  古典-中国古代-木香

        但在西方,情况却不太一样。首先西方没有玫瑰、蔷薇、月季之分,蔷薇属植物统称“Rose”,被用以比喻爱与热情。在罗马时代“Rose”是女神维纳斯之花,而在中世纪又成为圣母玛利亚的宗教象征。花品之高,非其他植物可以企及。

        欧洲选育出的蔷薇属园艺品种也很多,那些在1867年现代月季诞生之前栽培的蔷薇属品种被统称为古典玫瑰(Old Rose),早期的古典玫瑰有以下四个传统品系。

    1. 高卢玫瑰(Gallica)

        最早栽培的古典玫瑰是高卢玫瑰(图6~7),又叫法国蔷薇,有单瓣的原生种和数种重瓣的园艺品种,特征是细刺密集的枝干和暗红中带有紫晕的绒质花瓣。高卢玫瑰具体的起源不明,栽培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2世纪,那时居住在西亚的人们已把它当作爱情的象征。流传至今的有名品种有‘查尔斯磨坊’、‘黎塞留主教’、‘美女伊西斯’等。

图6  古典-高卢玫瑰-来自《自然玫瑰》图谱

图7  古典-高卢玫瑰-黎塞留主教

     2. 大马士革玫瑰(Damask)

        从高卢玫瑰中人们选育出大马士革玫瑰(图8),又名突厥蔷薇。大马士革玫瑰约诞生在公元前900年,以可以提炼具有浓郁香气的精油而著称。公元前50年,罗马人在北非发现了一种一年可以两次开花的大马士革玫瑰,人称秋花大马士革,可能是大马士革与麝香蔷薇的杂交种。在四季开花性的中国月季到来之前,它是西方人所认识的唯一一种能重复开花的蔷薇属植物。大马士革的有名品种有‘哈迪夫人’、‘列达’、‘喀山里克’。

图8  古典-大马士革玫瑰-来自《自然玫瑰》图谱

    3. 阿尔巴玫瑰(Alba)

        另一种重要的早期栽培种是阿尔巴玫瑰(图9),又名白蔷薇。它产生得比较晚,大约在公元2世纪左右,可能起源于高加索地区,被希腊和罗马人带到西方。阿尔巴玫瑰是高卢、大马士革和欧洲原生的犬蔷薇(Rosa canina)杂交的后代,特点是叶子灰绿,花色浅淡,多数呈白色和浅粉色。

        它又名约克家的白玫瑰,这个名称因15世纪在英国发生的玫瑰战争而广为人知。玫瑰战争是发生在英国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间的战争,因为兰开斯特家的族徽是红色的高卢玫瑰,而约克家的族徽是白色的阿尔巴玫瑰,故称红白玫瑰战争。从这个典故也可以看出,古典玫瑰在欧洲文化史中的地位比蔷薇和月季等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要高出许多。阿尔巴玫瑰的品种有‘阿尔巴半重瓣’、‘丹麦女王’等。

图9  古典-阿尔巴玫瑰-来自《自然玫瑰》图谱

    4. 千叶玫瑰(Centifolia)

        到了中世纪,古典玫瑰在修道院花园里得到广泛栽培,并用于药用。此后数百年中,品种数量不断增加,其中荷兰人选拔出一种花瓣极多的品种,用以提炼精油,这就是后来的千叶玫瑰(图10),又叫百叶蔷薇。特点是极其繁多的花瓣和向内包卷的杯形花,人称包菜玫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包子花型。千叶玫瑰的有名品种有‘千叶玫瑰’、‘乡村少女’等。还有一种花蕾上有苔藓状腺毛的变种,被称为‘苔藓玫瑰’。

        至此,古典玫瑰的四大品系(高卢、大马士革、阿尔巴和千叶)都已问世,并且出现了不少自然杂交种。1799年,英国画家玛丽·劳伦斯出版了一本名为“A Collection of Roses from Nature”(即《自然玫瑰》)的图谱,囊括了当时欧洲栽培的90种不同的古典玫瑰,这也是雷杜德的《玫瑰圣经》问世前最有代表性的一本图谱。

图10  古典-千叶玫瑰-来自《自然玫瑰》图谱

        历史进入19世纪,人们对植物学的热情空前高涨。其中,深爱玫瑰的拿破仑皇后约瑟芬在古典玫瑰发展史中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1798到1814年间,她在自己居住的马美逊城堡收集和栽种了数百种玫瑰,并聘请宫廷画家雷杜德绘制了有名的图谱《玫瑰圣经》。她的爱好不仅得到拿破仑的赞同,也得到同样热爱植物的英国人的支持。即使在英法战争时,英国军队也破格允许运送约瑟芬植物的法国船只通过。

        约瑟芬的玫瑰园声名传遍欧洲,极大地促进了上流社会对古典玫瑰的热情,并激励人们栽种和选育各种玫瑰。1815年在法国出口商目录里大约有2000个古典玫瑰品种,10年后这个数量增加到了5000个。

        在这期间,4种来自东方中国的月季花品种传入欧洲,让古典玫瑰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4种月季品种分别是:斯莱特中国红(Slaters crimson china,图11)、月月粉(Old blush,图12)、休姆粉色茶香月季(Hume’sblush tea-sceted china,图13)以及派克黄色茶香月季(Park’s yellow tea–scented china,图14)。中国月季独特的朱红和杏黄花色、飘逸的花姿、多次开花的特性,震惊了欧洲园艺界。从此,古典玫瑰开始了大杂交时代。

图11  古典-中国月季-斯莱特中国红

图12  古典-中国月季-月月粉

图13  古典-中国月季-休姆粉色茶香月季

图14  古典-中国月季-派克茶香

        这4种中国古老月季在国内已不太容易找到,但在国外的专门玫瑰园中,它们都被珍重地展示出来,以显示它们在古典玫瑰历史上的重要性。

        古典玫瑰和中国月季杂交后,在传统的四大品系之上,又增加了数个新品系,它们分别是:

    1. 中国月季杂交种 (China)

        即中国月季之间以及与古典玫瑰间的杂交种。早期的中国月季杂交种并没有呈现出十分的魅力,它们株型纤细松散,花色也不丰富,多次开花性可能算是最大的优点了。但它们造就了后续的极富魅力的子孙。这个品系有名的有‘路易十四’、‘蝴蝶月季’、‘路易·菲利普’等。

    2. 波旁玫瑰 (Bourbon)

        在法国殖民地留尼旺群岛培育出来,并于1817年带入法国。杂交背景不详,大概是中国月季和秋花大马士革的自然杂交,因为这两种植物都在这个群岛用作树篱。

波旁玫瑰是最早把东西方蔷薇属植物的优势集于一身的品系。这个品系的品种花形饱满,香气宜人,开花频繁,很快成为19世纪最热门的品系。常见的品种有‘伊萨克太太’、‘抓破美人脸’、‘欧格夫人’等。

    3. 诺伊塞特玫瑰 (Noisette)

        19世纪中期进入了植物猎人时代,欧洲各国的探险家争相前往东方发现新的植物品种。1843 年到1845年间,罗伯特·福琼在英国皇家园艺协会委派下前往中国和日本,带回英国190个蔷薇属品种,其中120个都是崭新的,包括野蔷薇、野玫瑰和光叶蔷薇等。这些野生品种到达欧洲后,产生了杂交麝香、杂交玫瑰、杂交野蔷薇等众多新亚洲玫瑰杂交系统。

        其中的佼佼者诺伊塞特玫瑰是偶然在美国诞生的,这个品系是中国月季与麝香蔷薇的杂交种,花梗细长,好像一朵朵小雏菊在枝头成簇开放,形象清新可爱。诺伊塞特玫瑰第一个品种名叫‘千粉’(‘Champney’s Pink Cluster’,图15)诞生于1812年 ,是一位美国农夫在自家花园里发现的。因为他没有兴趣培植玫瑰,就把枝条送给了邻居菲利普·诺伊塞特,而菲利普又送给他在巴黎经营苗圃的兄弟。经过与其他品种的再次杂交,诞生了这个品系的有名品种——‘羞红诺伊塞特’。直至今天,‘羞红诺伊塞特’的魅力一直长盛不衰。

图15  古典-诺伊塞特玫瑰第一号‘千粉’

    4. 杂交常青玫瑰(Hybrid Perpetual)

        经过波旁、千叶、茶香、诺伊塞特等各种古典玫瑰的复杂杂交,1837年左右在法国出现了杂交常青玫瑰。比较其他多次开花的中国月季和茶香月季,杂交常青玫瑰更加耐寒。早期的常青玫瑰以粉色为主,实际上并不是多次开花,但已经比同时的古典玫瑰们更经常开放。直到20世纪,杂交常青玫瑰都拥有很高的人气。现在大多数常青玫瑰都消失在历史中,剩余约50个品种,其中有名的有‘紫袍玉带’、‘纪念贾博士’等(图16~17)。

图16  古典-常青玫瑰-紫袍玉带

图17  古典-常青玫瑰-纪念贾博士

    5. 茶香月季(Tea )

        茶香月季是杂交茶香月季的前身,它们来自中国云南的原种香水月季(Rosa odorata)和其他古典玫瑰的杂交,枝条细弱、花形松散、具有多次开花性。有名的茶香月季有白色古典花形的‘索伯依’、黄色高心卷边的‘希灵登夫人’等。这些茶香月季虽然花型已经十分类似现代月季,但柔弱的枝条又赋予它们弱不禁风的古典美。

        1867年,大杂交时代的终极产物——杂交茶香月季(Hybrid Tea)——诞生了,第一株杂交茶香月季‘法兰西’由法国的洛特公司选育问世。‘法兰西’有着硕大的粉红色花朵,繁多的花瓣稍微外卷,开放时散发出浓郁的茶香气息,秋季也能满株开花。这个品种在今日看来依然美轮美奂,可以想见它问世时带来的轰动。

        ‘法兰西’的诞生宣告古典玫瑰时代结束,园艺的历史进入了杂交茶香月季时代。也就是说,1867年之前的玫瑰品种都被叫做古典玫瑰或古典花园玫瑰,而此后的,则被称为现代月季。

(未完待续)

小链接

没药,阿拉伯语murr或波斯语mor的汉译。是古代西方最重视的香料和药膏,以波斯、阿拉伯及非洲东北地区最为有名,味芳烈而苦。

相关阅读

/ Related news

Copyright © 2014-2019沭阳县绿宝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26279号-2